大宋官场:一家独大的北党,为什么会成为昨日黄花?

浏览:346   发布时间: 09月16日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们都听说过一句话,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句话的作者是宋朝的第三位皇帝宋真宗,鲜为人知的是,这句激励人心的话,后面隐藏着宋朝初年的政治斗争。

一统江山靠北党

话题还得回到当年宋太祖赵匡胤的时代,我们都知道宋太祖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的故事,但是武将又不是绵羊,怎么可能会是喝杯酒就把权力双手奉上。当年陈桥兵变杯酒释兵权,大宋王朝之所以能够度过建立初期的动荡期,就是因为宋太祖赵匡胤保留了旧时代既得利益者的地位。

宋太祖依靠北方的武人集团统一了天下,在统一天下的过程中,宋太祖赵匡胤还给他们开出了一张支票,那一天宋太祖赵匡胤来到了政事堂。赵匡胤放下狠话:南人不得坐吾此堂。政事堂也就是宰相的办公场所,他这么说也就是说,南方人在北宋王朝绝对不可能做到总理,这一点跟过去汉高祖刘邦的白马之盟,有点相像,目的就是要稳定北方利益集团的信心,大家请放心,就算统一了天下,我也会保证你们的利益,绝对不会让南方人过来稀释你们的股权。

这句话无异于对宋朝的统一战争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作为反面教材,南唐在这一方面就做得有点不够好,南唐的皇帝没有做出这方面保证,导致南方的利益集团扩张的矛头指向了江南地区,就是不愿意打中原,甚至于在公元947年,契丹灭晋,天下无主的大好时机。南唐都没有把握住。

太平时节成顽疾

后来五十年的宋朝统治者,一直都贯彻太祖这句话,我查看了一下,宋太祖跟宋太宗统治时期北宋王朝的宰相,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北方人,在国家进行统一战争时期,保持国内一党独大,自然是有利于集中资源,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可是等到统一战争彻底完成,宋辽两国签订了澶渊之盟,结下了百年之好,外部的威胁几乎彻底解除了。

这个时候北方派系的势力一党独大,就会成为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特别是在宋辽爆发了战争的时候,那个时候辽国的萧太后带领大军长驱直入,直接打到了距离开封一河之隔的澶渊。这个时候朝廷出现了三种意见,第一种意见是留在北方继续抗战到底,第二种往江南地区跑,还有一种意见就是要求皇帝跑到四川避难。

这三种意见正好对应了北宋初年,北党,蜀党跟楚党。最后是北方派系势力为代表的寇准占据了上风。

史记:既而契丹围瀛州,直犯贝、魏,中外震骇。参知政事王钦若,江南人也,请幸金陵。陈尧叟,蜀人也,请幸成都。帝问准,准心知二人谋,乃阳若不知,曰:“谁为陛下画此策者,罪可诛也。今陛下神武,将臣协和,若大驾亲征,贼自当遁去。不然,出奇以挠其谋,坚守以老其师,劳佚之势,我得胜算矣。奈何弃庙社欲幸楚、蜀远地,所在人心崩溃,贼乘势深入,天下可复保邪?”遂请帝幸澶州。

赵恒你要是真的跑到那些地方去,我们北方人就不伺候了。

在御驾亲征的时候,北方派系势力为了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几乎用了类似于胁迫的办法逼迫皇帝渡过黄河鼓舞士气,因为只有保住北方的江山社稷,他们才能保证自己在大宋朝廷上面的话语权。

出遇高琼于屏间,谓曰:“太尉受国恩,今日有以报乎?”对曰:“琼武人,愿效死。”准复入对,琼随立庭下,准厉声曰:“陛下不以臣言为然,盍试问琼等?”琼即仰奏曰:“寇准言是。”准曰:“机不可失,宜趣驾。”琼即麾卫士进辇,帝遂渡河。

一文一武联起手来,宋真宗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针对于这种现象,出生于南方派系的宋朝奸臣王钦若进行了剖析,那个时候宋真宗还没有完全醒悟过来,还以为寇准立下盖世功勋,平日里下班的时候都要对他行注目礼。王钦若直接点破:寇准哪里是什么忠臣,陛下你听说过孤注一掷吗?那个时候北方都已经输精光了,你就是他们手上的那个孤注啊!

史记:钦若曰:"陛下闻博乎?博者输钱欲尽,乃罄所有出之,谓之孤注。陛下,寇准之孤注也,斯亦危矣。"

提倡文教,瓦解北党

大彻大悟之后的宋真宗,就开始了针对于北方派系势力一家独大的改革。首先这些人动不动就拿太祖皇帝当年说过的那句话出来说事情,如果强行对他们进行改革,很有可能就会引发强烈的反弹,宋真宗所采用的应对办法比较委婉,也就说我们文章开头的那个劝学歌,这个劝学歌的作用就是提高文人士大夫的地位,鼓励他们参加科举考试。

北方派系也不是铁板一块的,他们也有文武之间的区别,这种事情自然就得到了寇准为首的北方派系文官力量的支持,实际上只要他们点了头,那么后果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控制的了。因为读书人,说到底都是用殷实的家境作为背景,只有有钱人家才能够养活一个脱离生产的读书人。

说到底还是财富的比拼,江南地区自从唐朝中后期以来就开始了经济重心的南移,在文化方面已经凌驾于北方人之上,如果不是因为北方人是开国集团,按科举制度的游戏规则他们早就被打翻在地了。

当众多的中下层官员都被南方人把控的时候,宰相政事堂也就是一座孤岛罢了。果然,在宋真宗时期王钦若成为了第一个南方人出身的宰相。

走投无路,孤注一掷

宋真宗晚年的时候,得了中风,就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这个时候北方派势力发动最后一搏。

准请间曰:“皇太子人所属望,愿陛下思宗庙之重,传以神器,择方正大臣为羽翼。丁谓、钱惟演,佞人也,不可以辅少主。”帝然之。已而谋泄,罢为太子太傅。

丁渭江南人,钱惟寅吴越王后代,都是南方人,刘皇后四川人蜀党。这分明就是欺负人家老赵现在不能说话,假传圣旨排除异己。不过这次事件以北方派失败告终。他们一家独大的时代从此一去不复返。矫诏失败导致在宋仁宗统治的时代失去了话语权,那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主营产品:热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