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刹 江南一绝(连载)丨延福寺何时改称延福院

浏览:4322   发布时间: 08月23日

「本文来源: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

第一章 古刹千秋

六 改称延福院元代泰定甲子年(1324)阳春三月,年轻的括苍学者刘演应住持僧德环之邀,正在福平山下为重修后佛光重开,宝镜重光、法炬重燃的延福院撰写《重修延福院记》。

福平山下的福田院又在什么时候改称延福院的呢?

刘演碑这样记载:“绍熙甲午,始更名曰延福”。即,南宋绍熙甲午年,福平山下的福田院改称延福院。

绍熙(1190年-1194年)是南宋皇帝宋光宗赵惇的唯一一个年号,共计4年半。但绍熙期间,并无甲午年。

“绍熙甲午”,应是碑文作者刘演作文时的笔误,或是刘演碑文的抄写者当时的处州路总管府知事鹏翼抄写时笔误所致。“绍熙甲午”疑为淳熙甲午(1174)或绍熙甲寅(1194)。

宋初规定,福田院仍由僧人主管,国家每年给福田院一名紫衣、三名行者剃度的额度,用以鼓励慈善救济事业的开展。后又订立考核成绩的规范,福田院每存活若干人,即增加度牒一名作为奖励;反之,如死损若干人,即减少度牒一名作为惩罚。从制度和效果上看,宋朝政府对恤政的执行与管理相当出色和成功,宋以后各朝代都难以望其项背。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饶州僧绍禧、行者智修煮粥,共瞻五万一千三百六十五人;另有僧法传、行者法聚共瞻三万八千五百一十六人;这4人分别被朝廷诏令赐紫金衣及度牒。

宋徽宗时期,蔡京当政,令全国各地置居养院、安济坊。居养院,收容残疾无家可归者及孤儿。安济坊,则“募僧主之”,为贫病无力求医者治病并收住养疗。为鼓励僧医,国家规定“三年医愈千人,赐紫衣、祠部牒各一道。”北宋崇宁元年(1102),宋廷令全国的福田院改名为居养院,由僧人主管。陶村福平山下的福田院当也不例外,这一年,福平山下的延福院又改称居养院。

刘演碑记载,南宋淳熙甲午(1174)或南宋绍熙甲寅年(1194)间,宋廷在赐名“延福”的同时,又“赐紫宣教大师守一”。“赐紫”的前提是居养院或安济坊“三年医愈千人”。从朝廷“赐紫”延福寺住持僧守一大师这一点来看,到了南宋淳熙甲午(1174)或南宋绍熙甲寅年(1194)间,延福寺僧人增多,且慈善救济事业已做得相当出色,以致于引起了朝廷的重视。

据刘演碑记载,到了南宋淳熙甲午(1174)或南宋绍熙甲寅年(1194)间,在佛学研究领域有深厚造诣的延福寺高僧守一,“彻悟空宗,缁白向敬,规以甲乙,拓其旧而新之”,开始积累财力,大规模改建寺院,估计禅宗寺庙的建筑格局——伽蓝布局此时也已基本成形。于是,宋廷在“赐紫宣教大师守一”的同时,正式为寺院赐名“延福院”。

刘演碑和寺庙中的宋代大铁钟铭文记载,到了南宋宝佑乙卯(1255)年间,延福院主持僧“照堂日师挺生”,“曳杖负笠,历抵诸方,□求化施,铢寸累积,归罄衣囊,增大其计,甓坚材良,山积云委”,积累了相当的经济实力,又开始大兴土木,大规模扩建寺庙。“建佛有阁,演法有堂,安居有室,栖钟有楼,门垣廊庑,仓廪庖湢,悉具体焉。妆塑像设,神诃龙负,丹垩金碧,殆无遗功。”到了这时,一座完备的禅宗寺庙——伽蓝布局的延福院从此雄踞宣平山中,气势非凡。此时的延福院“赀货腴田,敷广其业”,广有田产山林,岁入丰厚,盛极一时。

延福院南宋时期的两次大规模扩建,是延福寺建筑史上最辉煌的时期。宋宝祐年间完成的延福院建筑除佛阁之外,尚有法堂、僧堂(照堂)、钟楼、山门、廊庑、仓廪、庖湢。禅寺基本模式的重要元素都已具备,至于放生池(方池),刘演碑文虽未提及,但后世更无新增之说,且五山十刹图寺院前多设池,固放生池当时便应存在。但碑文未提及有鼓楼、经藏等建筑,故钟楼应该是独立于东侧的,西侧亦或有房舍如厕屋等。延福寺的伽蓝布局以佛阁为中心。中轴线依次布置山门、佛阁和法堂,横轴线上布置僧堂和仓禀库房。遵照东西序列,西侧布置僧堂和照堂等修行场所,东侧布置仓廪庖湢等生活场所。钟楼列于山门东侧,厕屋位于西侧。廊庑环绕庭院,形成以佛阁为主的一进庭院,和以法堂为主的二进庭院,并以放生池作为一进庭院的点景。

(未完待续)

作者:陶鸿飞

编辑:吕奕婷

审核:朱伟跃

监制:朱跃军

主营产品:热泵